鯨魚

2015-08-03_j

是鯨魚。

我上半身越過甲板的欄杆,高聲呼喚鯨魚。

「吖~~~~~~~~~

我下意識地用了鯨魚的叫聲來呼喚鯨魚。

鯨魚聽到呼喚游向我乘坐的船。漆黑平靜的海面倒影著滿天繁星,鯨魚看似就在宇宙中滑行。她還只是頭年幼的鯨魚,她浮上海面噴氣又用鰭拍打激起浪花,我的小船因此輕輕晃動。

她很快樂,快樂而年輕的鯨魚。

鯨魚以歌聲回應我:

「人類。妳何以在此?」

「我出來看月亮。」

「妳真的在看月亮嗎?」

繼續閱讀

2015-07-23_j

今天,妳終於下定了決心。

妳一直以來也猶疑不定,妳對未知懷有恐懼。

但是今天,妳在床上張開眼的那一秒,妳就決定了,就是今天。

妳決定割捨妳的心。

妳連忙爬下床去準備必需的用具。至於割捨的方法,妳已瀏覽過千百個相關的網站,步驟妳早已了然於心。那不是很困難的事,不比準備一頓晚餐麻煩,只看妳有沒有勇氣和決心。

妳在桌子上排好用具,像飾品店的櫥窗整齊排放好。
小刀、剪刀、鏡子、針線、熱水、毛巾和玻璃瓶子。這已是妳需要的所有工具,每樣東西也經你細心清潔乾淨,正在閃閃發亮。

繼續閱讀

空泛人形

2015-07-12_j

我想什麼也想不起

我想變成空白的紙
我想變成管道
我想一切只是通過我而去
不會留下什麼 不用留戀什麼

我不想擁有什麼
我怕會失去那些什麼

我不想去思念誰
我怕那只會令我孤單

我不想去在乎誰
我怕其實沒人在乎我

我怕太快樂
之後只會更失落

我想把感情的線切斷
變成一個微笑的木偶
就算被遺棄在街角
我也不會淚流

我想把自己藏起來
在遙遠的國度
在沒人知道的地方
靜靜地變成塵埃

我想變成透明
我想變成水氣
我想默默地蒸發消失

沒有人發現我笑過哭過
沒有人會想起我

我的存在從來是不必要的
我想連自己也想不起自己是誰

我是什麼?

我什麼也不是

葡萄

Grapes

最完美的愛是在在一起以前

就讓一切停留在憧憬的階段

你是那遠遠掛在藤上的葡萄

未知的完美的神秘的無瑕的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是甜的

誰會想知道?

不選擇也許就是最好的選擇

香蕉魚的好日子

bananafish

首先妳要拋一個不存在的球
然後妳看見妳不存在的男友
他給了妳一把不存在的手槍
什麼東西才是不存在?妳問
是球?是槍?是子彈還是世界?
開槍吧 否則妳永遠也不知道

首先我在拋一個不存在的球
然後送了條不存在的香蕉魚
給我面前那不存在的女朋友
她開槍發射了不存在的子彈
什麼東西死了?
是他?是她?是妳還是我?

 首先有顆不存在的球…

繼續閱讀

傻瓜

2015-06-12_j

「快端午節了,好想吃傻喔~

「是糉吧

「寫法差不多吧。」

「妳總不會罵人做糉瓜吧。」

「哈哈。你說如果傻瓜真的是一種瓜,它會長什麼樣子?」

「像糉一樣三角形?」

「以傻瓜來說太尖銳了吧。」

「那麼正方形如何?非常符合名叫社會的框框,可以完美地放進紙箱裡,大幅降低運輸成本,一定會很受商家歡迎。」

「這麼懂計算又通情達理的瓜不可能是傻瓜吧…我認為傻瓜應該是味道非常非常甜的瓜,比蜜瓜還要甜上好幾倍。你知道日文的甜(甘い)又可解作天真嗎?傻瓜就是要讓人只吃一口就大叫:『天啊!這個傻瓜實在太太太天真()了!!!』」

「……妳才是傻瓜吧。」

結成霜的話

i ice-cream you

女友的睡臉 我怎樣看也看不厭。

我看著她在陽光照燿下像結穗小麥般閃亮的頭髮。
看她散亂髮絲間隱隱約約浮現出來的臉頰上的小雀斑。
看她微微張開彷彿快要吐出一個秘密的嘴唇。

女友的睡臉 我怎樣看也看不厭。有時甚至希望她能一直睡在我旁邊,永遠不要醒來。

女友的眼球開始在眼皮下快速轉動,嘴唇也緊緊閉成一直線,她的夢魘又如常來臨。女友的呼吸開始急速,她所有的焦慮與抑鬱聚焦成一道深深的皺褶在眉心間。我伸出食指輕輕撫摸那道皺紋,多希望就這樣就能夠撫平她的傷口。

可惜那道傷口太深了,像無底的裂谷一樣,無論付出多少也無法彌補。

隨著一顆劃過臉頰的眼淚,女友終於從夢魘中醒來。

繼續閱讀